我是至尊|第五百七十七章 雙皇落幕

推薦閱讀:全能修煉系統龍在邊緣進化之眼太古龍象訣神魂至尊明朝敗家子每秒都在升級諸界末日在線大數據修仙美漫喪鐘
  狐后站了起來,輕聲說道:“傳旨!”

  兩位狐族圣人同時站了起來,躬身聽令。

  “狐族一代皇者九尾白,于今日駕崩;國不可一日無君,族不可一日無皇。太子九尾玉克勤克勉,睿智過人,可承接狐皇之位,號……玉皇。”

  “遵懿旨!”

  “即日登基!”

  “是。”

  ……

  狐后躬身對云揚:“還請叔叔相助一臂,主持大局。”

  云揚愕然:“我?我可是人族,我若出面,只怕狐族難逃妖族詬病。”

  狐后慘然一笑:“妖族意欲滅絕我們狐族在先,狐族就只能束手待斃,才算不離不棄,忠于妖族嗎?我可沒有九尾白那么傻,現今唯有叔叔,唯有人族才能保全我們一脈……這一節,再無消多說……叔叔乃是狐皇貓祖結拜兄弟,亦是玉兒今日之后的唯一長輩。”

  “九尾白……一生縱橫妖族,號稱有無數的結拜兄弟,盡皆情深義重。但時至今日,就只得叔叔一人還在他的身邊,請叔叔相助一臂,主持大局!”

  狐后,貓妃同時躬身,又再重復一句,最初之言。

  “……好。”

  云揚肅容應諾。

  “玉兒今日登基,三弟,若是此次……狐族最終能夠過得去這一關,自然不用說什么。但是……若是過不去……”

  狐后凄楚的一笑:“嫂子……還不想死。我想要帶著他,去人族,拜入叔叔門下。”

  貓吞吞道:“我們也是一樣。”

  “還請叔叔千萬答應。”

  “我本想著……這一次陪著他,轟轟烈烈戰上一場……將這條命陪著他,也不枉了一世夫妻此生并肩。卻沒有想到,他還能留下……這么一點渺茫的希望,總算老天待我不薄。”

  “既然他還在,我們若是去了……以他現在的樣子,恐怕……”

  狐后輕聲道:“若是叔叔有所顧慮,我等愿意自廢修為,陪著他一起重頭修煉。”

  云揚慨然道:“嫂嫂說哪里話來。不管此戰如何,我都擔保你們無事,余生安穩。戰后,我們便同歸玄黃,進我九尊殿安居,平安喜樂,靜待兩位兄長歸來之日。”

  “好,多謝叔叔厚誼。”

  ……

  到了第二天,狐皇與貓祖的盛大葬禮,在狐皇城進行。

  本來一代皇者的葬禮,從來都不是一件簡單事,說大操大辦都是一種褻瀆,但是現在狐族已值風雨飄搖之秋,卻委實是顧不上什么排場了。

  甚至連狐皇城的全城縞素,都是狐族子民自發而為,遍及全城上上下下每一個角落的痛哭聲音,聲震天地,盡是哀響。

  ……

  在稍遠處的高空位置。

  多尊巨大的身影,隨著狐皇城闔城痛哭而依次呈現——

  鷹皇,鵬皇,虎皇,豹皇,鶴皇,雕皇,狼皇……

  甚至連龍皇,鳳皇這兩位妖族最高決策者也都是默默的站在那里。

  遙望著滿城縞素,聆聽著震天哭聲。

  這一個個妖族皇者,表情各異,態度各一,鵬皇等渾身顫抖,兩眼通紅,直勾勾的看著狐皇城中,恨不得親身前往,送兩位兄弟最后一程。

  彼端,兩尊雕像在城中立了起來,正是狐皇與貓祖的雕像。

  金光閃爍,注目看去,卻是兩具金光燦然的棺材,隨著滿城哀聲卓然而起。

  厚厚的烏云,從四面八方涌動過來,將整個狐皇城的上空盡數籠罩。

  適時,一道恢弘劍光沖天而起,強勢突破厚厚云層,卻是云揚縱橫長空,披靡風云,厲聲喝道:“兩位哥哥,一路,好走!!”

  厚厚的云層之上,驚聞一聲霹靂震天,又有無數電流竄動,縱橫交錯。

  剎那間雷電大作,風雨交加。

  云揚站在半空,渾身上下散發出金燦燦的光芒,只手長劍指向西方天際。

  兄弟隕滅,我以此劍為他通開西天之路!

  這是妖族最高禮節!

  也是妖族兄弟間的最高情義體現。

  交情不到,根本沒資格使用。

  想要獲得這個指路的資格,非是隕落者生前指定,就是隕滅者全家,甚至是全族的認同才可以。

  鵬皇鷹皇等羨慕的看著空中凌空仗劍的云揚,眼中神色,都是黯然。

  妖族一族皇者的最后送行,竟然由一個人族完成,這是何等的可悲!

  但他們無言以對,無話可說,他們早已失去了送行的資格,連置喙的資格都欠奉!

  送葬隊伍穿過狐皇城大街,向著城后狐族皇族的陵墓而去。

  這時,一道白光沖天而起。

  身著一身孝服的狐后,撕裂空間來到了鷹皇等面前。

  眾多皇者同時臉上露出來局促之色,同時躬身致意。

  “嫂子(弟妹)節哀。”

  狐后冰冷的眼神,從在場眾位皇者身上梭巡而過。

  隨即冷冷淡淡的說道:“難得諸位皇者如此有心,前來觀瞻妾身亡夫的葬禮,妾身代亡夫謝過了,真是榮寵備至,受寵若驚,各位有禮了。”

  鵬皇難受的說道:“嫂子……”

  “不敢當!”狐后立即出聲阻止:“未亡人哪里當得起鵬皇如此稱呼,可千萬不要叫得這么親熱,若是狐族子民因此誤會我與謀害亡夫的兇手有所勾結,我可是太冤枉了,還請諸位皇者嘴下留德,莫要逼人太甚。”

  鵬皇面紅耳赤,一時間手腳無措,渾然不知道說什么才好,囁嚅幾聲,閉上了嘴巴。

  “今日你們本不應該在這里的,我尤其不希望你們在這里礙眼,相信就算亡夫死后有靈,看到你們在這里,也只會不舒服。”

  狐后淡淡道:“但妾身自知實力淺薄,無能讓諸位離去,無能讓亡夫安穩,這自然是未亡人的無能,與諸位無關。”

  “既然諸位已然來到,該當有為而來,未亡人身為地主,卻有一事相求。萬望諸位皇者能夠答應。”

  說著,深深地鞠躬,久久不肯站直,就這么弓著身。

  鳳皇咳嗽一聲,道:“這個……弟妹,你且起身……你有話便說,只要我們能做到,絕對不推辭。”

  狐后仍舊弓著身,沉聲道:“鳳皇陛下莫不是耳朵有問題,又或者是未亡人剛才說得不夠清楚,未亡人不敢也不想再跟諸位皇者有任何干系,此次厚顏相求,已令妾身無顏相會亡夫于地下,鳳皇陛下當真要如此相逼嗎?!”

  鳳皇苦笑一聲,忍氣吞聲道:“弟妹……有話請講當面,只要是我等能夠做到的,絕無二話!”

  狐后冷冷道:“當然是你們能夠做到,未亡人雖然無甚智慧,卻也知道大家立場迥然,汝等銳意滅吾狐族之心昭然,豈是區區一個請求能夠抹平的,我只請求你們……等一下在九尾白下葬的時候……你們每一位皇者大人,千萬莫要再喊什么兄弟一路好走,來生再做兄弟諸如此類這樣的話,拜托了!”

  “九尾白……他早已不是你們的兄弟,相信他在天有靈,也絕不希望被你們再叫上幾聲,憑的心塞……死了死了一切皆休,若是還要被你們的送行之言再生一回氣,實在是不值當的。”

  “拜托了。”

  狐后蔑然地掃視過在場所有皇者,再發冷哼一聲,不待諸皇有任何回應,徑自轉身而去。

  鵬皇鷹皇等滿臉羞慚,深深地垂著頭,虎皇更是幾乎要哭了出來,抽著鼻子,嘴里嘟囔:“該死的鳳皇……都怪這該死的鳳皇……”

  他這話的聲量半點不小,莫說在場的全是圣人級別高手,一個個的耳聰目明,即便是普通妖眾,就他這么大的聲音,眾人也盡都聽得清清楚楚。

  龍皇與鳳皇森冷的眼神循聲側目而來。

  虎皇感到冰冷目光臨身,愈發沖沖大怒,陡然爆發,厲喝一聲:“看什么看?怎么滴吧?難道我說的不是實話?又或者是冒犯兩位的尊嚴,你們想把吾虎族也一道滅了?!”

  眾位皇者登時為之瞠目。

  龍皇忍不住一瞪眼,倒也不是發怒,實則卻是有些詫異。

  虎皇怒道:“你瞪什么眼?好好地幾萬年的兄弟,為何會走到這一步,你心里沒點筆數,哦?要不是你那個王八蛋一樣的兒子,還有你這個混賬老子,妖族大勢能走到這地步嗎?弟兄們之間的情誼能到這步么?狐貍和貓能到這步嗎?”

  龍皇一時無語:“……”

  “如今,兄弟們逐漸凋零,我們這些還茍活著的,竟然連兄弟的葬禮都不能去參加,連句兄弟都不能叫,我們還要啞口無言,無言以對……我這心里憋屈,難受……你瞪什么眼?你有什么資格沖老子瞪眼?!一切的根源都是因為你的淫根,你的所謂尊嚴!”

  虎皇說著說著,竟至痛哭失聲:“我狐貍哥……就這么沒了……我貓哥……就這么沒了……就這么沒了啊……”

  龍皇深深吸了一口氣,捏緊了拳頭。

  這頭老虎,實在是欠收拾的很了!

  但他剛剛攥起拳頭,對面的虎皇身邊,驀然多了幾道人影。

  鵬皇雙手抱胸,卓然站立在虎皇身邊;鷹皇面如黑鐵,如影隨形;還有沉默的鶴皇,雕皇翻著白眼;豹皇稍稍落后,緩步走來……

  一時間,狐皇身邊聚集了十來位皇者,一雙雙的冰冷眸子,齊齊注目于龍皇身上。

  諸皇之意顯而易見,你敢動一下試試?!

  龍皇咆哮起來:“你們要做什么?要逼宮造反么?!”

  幾位皇者喘著粗氣,只是用很古怪的眼神盯著他,久久不發一語。

  “你看看你看看……”龍皇暴跳如雷:“鳳皇,你看看,這都成了什么!這還有半點規矩嗎?這還是妖族王庭嗎?!”

  鳳皇嘆了口氣,道:“都冷靜一下,盡都是妖族皇者,瞧瞧你們一個個的像什么樣子?”

  鳳皇一開口,那劍拔弩張的氣氛,霎時間緩解了不少。

  虎皇悻悻的說道:“我們不能去參加葬禮,連吼一嗓子送送兄弟都不成,我們沒有資格了,還不如一個人族……我心里憋屈……我憋屈的想死……”

  “太憋屈……”

  “我就想找這個家伙發泄發泄……”

  虎皇哽咽著,虎目含淚,滿身滿心的悲戚。

  那邊,妖皇臉蛋一沉。

  這個家伙?你說誰呢?就要發飆。

  鳳皇臉色一沉:“都閉嘴!”

  “要打架,葬禮之后再打!”

  鳳皇這句話,一錘定音。所有皇者,都不再說話。

  城中葬禮有條不紊的進行著,井然有序,無數狐族妖眾舉家滿門迎候道邊,為本族皇者送行,愿君終途不孤。

  眾位皇者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威震妖族多年的兩大皇者,生前朋友兄弟無數的兩大絕世強者,此刻,就只有一個兄弟,在相送。

  孤零零的一個兄弟。

  而且還是人族。

  妖界這邊,強者終途,兄弟相送,乃是慣例。

  出殯的時候,有越多兄弟護持送行的,越是排場,越有身份。

  而今,狐皇與貓族終途啟程,竟是如此凄涼。

  狐皇與貓祖身份尊貴,份屬本族君主,他們的麾下是絕不能作為兄弟送行的;而他們曾經認可的兄弟們……現在卻根本無法到場。

  非止因為狐后請托,他們也沒有臉面到場。

  怎么到場?!

  所謂的兄弟,根本就是算計他們,將他們生生逼入死境的幕后推手,有些根本就是圍殺他們的兇手,剩下的那些,也都在他們最后一戰的時候,眼白白地看著他們被圍殺,始終袖手旁觀。

  怎么還有臉面前去。

  狐族皇陵已到。

  云揚一聲高唱:“送我兄弟,此生不朽!”

  “下棺!”

  彼端,妖族所有妖皇,包括龍皇鳳皇在內,同時躬身到底。

  “送我……”虎皇忘情的大吼一聲,卻只吼出來前半句,然后卻又想起什么,立即止住,淚流滿面,哽咽的說不出話來。

  我連說這句話的資格……都沒了……

  ……

  “如今狐族中堅力量……就只剩下了狐皇城這點人手……那些在外面的精銳,已經盡數被殺,又或者被抓。”

  “除此之外,大抵就是少數挪移到高山上居住的普通狐眾。”

  葬禮結束后,再來就是狐族后繼者的登基大典。

  九尾玉繼位。

  而就在當天晚上,九尾玉在狐后指揮下,來到大殿商議族事。

  而狐后則轉而與云揚密議。

  “狐族戰力……圣王以上強者的,計有三十五萬之數。其中包括有圣皇強者,三萬,圣尊級數六百七十五,圣君強者十三位,半圣四名,圣人初階修為,兩位。”

  “所余狐族精銳,盡皆群情激奮,意欲要為狐皇報仇。”

  “我狐族強者,皆不懼死,不惜一戰!”狐后目光灼灼,狠狠道:“我立誓要讓妖皇,付出代價!”
我是至尊最新章節http://www.njklfx.icu/woshizhizun/,歡迎收藏
手機看我是至尊http://m.ssiaec.com/woshizhizun/我是至尊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我是至尊》版權歸原作者風凌天下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網游之大禁咒師透視之眼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漁色大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

平行進口車報價 | 非常美文網 | 白石頭博客 | 宋莊網 | 夢境網 | 襄陽網 | SZ中文網 | 27鎶 | 27鎶 | 27鎶 | 27鎶

尚書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时时彩技巧之稳赚不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