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妖之祖|第164章 所向披靡

推薦閱讀:全能修煉系統龍在邊緣進化之眼太古龍象訣神魂至尊明朝敗家子每秒都在升級諸界末日在線大數據修仙美漫喪鐘
  “能不能拿到,倉看機緣若走到了。就代表是綠稍,一以出世的時候,若是機緣未到,這次只怕會是一次空幻,只能再等下次的機會∠竟,要取得綠綺琴絕非簡單,其中的幾道關卡,每一道,都極為的困難。”

  琴玄露出一絲苦笑,嘆道:“別的不說,單單天池,里面的天池水神異無比,更是經過先祖的煉制。更加不可思議。琴境中的各種制作樂器的樹木,竹子,玉石等。只要放到池中,短短時間,就會凝出器臉,誕生妖魄,要從這些妖魄面前過去,就不是一件輕易可以辦到的事

  “若說妖魄能以力破去,可是。就算這樣走到綠綺琴前,如果你不是有緣人,連碰觸一下都不可能。”深吸一口氣,道:“所以,能否帶出。看的是天意,看的是緣分。若真到了綠綺琴出世的時候,那這次就一定能有人帶出來。”

  琴境是琴家的禁地,琴家這么多年來,豈有不明白琴境中各種玄機的道理,那是一片由大神通開辟出的小空間,玄妙無比,若是沒有接引,絕對沒有人可以進的去,可以這么說,如果琴家在什么時候有難,直接往琴境中一躲,無論如何都不會滅族的。

  可問題是,現在的琴境并不是由琴家完全的卓控,里面的妖魄只要碰到外來者就殺,它們可不會看你是不是琴家弟子。所以說,琴家也不可能在里面居住的下來,進到里面,說不得什么時候就死在妖魄的手。

  說起妖魄,就不得不說起天池。

  天池就是琴境中央的那道古怪的七彩古池。池中的水,叫天池妖魄水,此水,有著不可思議的量‰琴境結合在一起,只要將琴境中那些用來制作各種樂器的樹木●石等物品扔進池中,過上一段時間,這些原始的材料,就會神奇的變成器胚,并且誕生妖魄。

  妖魄強大的,能有結丹之能,弱小的也有煉氣之能,取決于器臉的品質,傳說,這天池原本的能力更加的強大,只是不知道為什么,被封印住了大半量才會變成現在這樣。可就算如此,亦不可有半分視。

  琴境中,琴音依舊清揚,似乎專門在為所哼哼好奇心的人指引著方向一樣,先是妖魄,在短短時間中,琴境中幾乎所有的妖魄全部都聚集到了天池當中

  “啊!!”

  距離天池最近的一名修士亦是最先趕到天池前的人,一出山林,就看到眼前充滿奇幻,泛出七彩之色的神秘天池,不過,他的眼瞳卻在瞬間睜的老大,眼珠都差點,沒凸出來,臉上浮現出深深的恐懼。

  “我的祖師爺啊,怎么會有這么多的古怪妖魄。這,這,這恐怕不下一兩千具吧。這到底是什么地方。”這名修士滿臉苦澀的看著前方。身軀一動不趕動,生怕一動。就會遭遇到那些妖魄猛烈的攻擊。

  一兩個妖魄,他或許還敢動手,可現在這上千具。他可沒那潑天的膽子,只怕任何人擋在這前面。瞬間就會被轟成渣滓。

  砰砰砰!!

  山林中,一陣沉穩而且極為有節奏的腳步聲傳來,聽的出,來人每走一步,都是結實的踏在地上,每往前踏出一步間隔的時間,都分毫不差,或許,連距離都不會有差別。

  隨著步伐聲傳來,一股如泰山一樣的厚重氣息撲面而來,氣息中,蘊涵著濃濃的戰意,帶有一種一往無前的氣質。讓人一感覺到,就似乎要窒息的連呼吸都再難一樣。這是一種純粹的戰意。

  只轉眼中,就看到,一名體型足有兩米,周身一塊塊健壯的肌肉完美的分布在各個地方,沒有一絲的贅肉,覆蓋在一身青色的武者緊身服飾下,更加直觀的襯托出起武者最完美的體魄來,面容如刀削,異常堅毅,只是,臉上卻長滿胡須,顯得極為粗豪兩只眼睛。炯炯有神,神光暗藏。

  身上只在腰間佩帶一只儲物袋,其他就沒有半點零碎,連兵器都沒有,赤手空拳,就已經散發出逼人的氣勢。

  此人一走出山林,看到眼前的天池,以及天池上數千的妖魄,眼瞳陡然一陣劇烈收縮,可卻又猛然放開,哈哈大笑道:“好,好,好!!我來琴境【就是想要見識一下琴家的琴境中究竟有些什么樣的兇險。這些天,我打滅的妖魄足有數十。甚為過癮,沒想到這里還有如此龐大的妖魄群,用你們來磨礪我的武技,說不得能讓我更進一層樓。踏進更高的境界。”

  這人話中,升起一股強勁的戰意,似乎絲毫不畏懼這些

  戰意高昂,種武者敢與任何強者挑戰的意恰雙發出來。

  武修,這是武修才會有的獨特氣勢。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走進琴境中闖蕩二十來天的武無敵,他進來,確實不是為了什么琴心招親,而是聽說琴境中似乎有著相當大的握,才會特意進來。要用這些握來磨礪自己的武技。在戰斗中領悟更高層次的境界。

  武修者,有進無退!!

  所以。在看到天池中的諸多妖魄時,第一個念頭,不是和第一個到來時的修士那樣興起退縮的念頭,反而越是強勁,越是激起他心中武者的靈魂,爆發出高昂的戰意。目光爍爍的在那數千妖魄身上掃視不。

  在掃視到那些連他都無法看破,感到壓抑氣息的妖魄時,更是迸發出絲絲精光。

  “公子。就是這里,我們到了,琴音就是自這里傳來的。”就在武無敵戰意高昂之時,山林中由有一聲清脆悅耳的聲音傳來,這聲音,竟是一名女子。

  “呵呵,梅兒。看來,我們并非第一個到。”一聲讓人生不出惡感的笑聲傳來,在笑聲中,只見,又有一行人從林總走出來。

  這次卻不是一位,而是一連五位,當先的是一位身穿白衣的俊俏公子,手中拿著一把扇子,上面有山河之畫。輕輕搖擺,盡顯風流之韻。一行一止〖極盡自然與完美,若是走在世俗的長街上,只怕會引來無數懷春少女傾慕不已。

  身后。跟著四位婢女,每一個都有著不同的氣質,而且還是兩對雙胞胎,看起來。令人側目,只是。這四女,目光始終都是放在前面的那名公子身上,似乎眼中舍公子之外,再容不下其他男子一樣。實在是讓羨慕、嫉妒。

  說起來。這名公子打扮的人,就是琴玄當初曾注意到的水月洞天的少主一水無痕!!身后的四名婢女則是:梅蘭竹菊四女。

  此時。他們竟也隨著琴音來到了這里。

  水無痕出來,目光一轉,就落在武無敵身上,笑著一點頭,道:

  “在下水無痕,不知道是否能交個朋友。”話中,竟露出絲絲親近的意思。好似有意想要結交一樣。

  “水無痕?水月洞天的少主。”武無敵聽到,眼中光芒一閃,沉聲說道,亦冉樣點點頭,既沒有接受,亦沒有拒絕。只是看了一眼后,就再次看向眼前的那群妖魄,似乎在估算著,將要從什么地方殺進去一樣。

  “哼。此人真是不知好歹,少主有意結交,竟然還敢這樣擺譜。”竹兒看到武無敵的神態,不知怎的,眉頭輕皺,輕哼一聲說道,忿忿的為自家少主報不平。

  “呵呵!!”水無痕聽到,手中扇子一收,笑道:“竹兒,不得無禮,我早就說過,我待人待物已城,則他人亦會以城待我,如此就是朋友,我水無痕今生最喜歡的。就是結交各種各樣的朋友。不知朋友,可否告之姓名。”最后一句,卻走向武無敵說出。

  “武無敵!”。

  三個字一吐出,一股濃郁的戰意就撲面而來。

  “武無敵。我聽說過,好像走的是武修,聽說武修曾和我劍修同為戰斗力最為強大的修士,不知道誰勝誰劣,若走出去,我倒是想要跟你比試一下。分個高低。”就在這時,不等水無痕說話,就看到,一股傲然的劍意沖天而起,一名身上帶著一種深深傲氣的青年,仿佛一柄出鞘的寶劍一樣,渾身散發出劍意,走出山林。

  看向武無敵的目光中,隱隱帶著一絲挑釁的氣息。此人不是別人,正是玄心劍宗的陸子凌,一身的傲氣≡得格外的盛氣臨人

  “武某隨時奉陪。”武無敵只抬眼看了他一眼。眼中閃過一絲不屑,當卑就撇了回去。

  只短短時間中,這次進到琴境中,幾乎最強的幾個人都已經到齊了,在天池前匯聚一地且,在他們之后。其他還幸存的修士,紛紛跟著出現,一個個來到天池前,慢慢的,匯聚起來的修士數量開始增加起來。

  不多時,就有一百多名。這已經是琴境中幸存者差不多一半的數量。其他的,還在陸續趕來。

  “悲!悲!悲!!”

  三道悲嘆驟然響起,一股悲涼的氣息陡然出現在四周,不斷的回蕩起來。

  這三聲悲嘆,只在一傳出的時候,幾乎在天池邊上大半的修士,臉色同時大變。在悲涼的氣息中。一道漆黑的身影緩緩的走出山林,在他身上的氣息異常的低沉,黯然**者,惟悲而已。

  “怎么連這個‘瘋子’也來了,這些可就麻煩了,聽說,這個瘋子一身古怪,身上散發出的氣息能讓人情不自禁的勾起悲傷,進到一種古怪的傷悲中,而且,敢對他出手的人,死的更古怪,不是死在敵人手上,而是一個個自殺而亡。”

  “我可聽說了,這個人似乎叫帝釋天,曾在琴音谷中拿出兩瓶‘猴兒酒’,去買丹訣和丹方,這么珍貴的猴兒酒都能隨意的拿的出來,身份肯定不會簡單,在外面還是好好的,不知道為什么。進到琴境中,就瘋了。”

  “這個‘瘋子’一來,我們就要遭殃了,祖師爺庇,他千萬別吐出‘悲’字,他一說‘悲’,搞不好,我們就要悲劇了。”

  看到帝釋天自山林中走出來,來到天池前,‘嘩啦’一聲,幾乎大半修士都滿臉畏懼的往遠處躲避開來,在這段時間,關于帝釋天的事情早就傳的沸沸揚揚,一些有關于他的粗淺情況也都傳播開來,只是,知道的只是在琴音谷中的事,其他的,都是一無所知。

  現在,更是變的人見人怕,敬而遠之的對象。

  這段時間,死在帝釋天手中的修士,可不在少數,更是死的極為的詭異,幾乎全部都是死在自己的手下,一臉悲傷的自殺而亡。

  這樣的情景,簡直是讓人不寒而栗,哪里還敢靠近他。要不是這天池有古怪,有可能就是琴境中的最大秘密的話,只怕這些人也會像往常一樣,當場掉頭就走,絕不會停留片刻。

  “好重的悲意!!”

  帝釋天只是靜靜的站在天池邊,目光中,無盡的悲傷中,竟少見的出現了一絲清明,側耳傾聽著自天池中發出的悠揚琴聲,感受著琴聲中那自然平和的氣息,一動也不動。雖然站立不動,卻并沒有和以往一樣憂傷的到處游蕩,這種情形,自他被悲脈中蘊涵的無窮悲念所侵蝕后,還是第一次發生。格外的與眾不同。

  其他修士對于帝釋天是躲而不及,可在他身邊最近的武無敵卻并沒有如常人那樣躲閃,他修的是武道,走的是武修路,武修就是敢與任何強大事物斗,不屈服于任何事物的修士,若是連面對都不面對。就直接退縮的話,將再無法體會到武修的真諦。所以,別人退,他不退,任由絲絲縷縷蔓延開來的悲氣落到自己身上。

  感受到其中的悲涼,身軀不由一振,神情異常慎重的吐出一句話,看向帝釋天的目光頓時不同,悲氣雖然厲害,可現在這自然散發出的悲意又哪里能侵蝕到武無敵那顆堅定的武者之心。卻也給他帶來不一樣的震撼。

  帝釋天的到來,不單單只是給武無敵帶來了震撼,更是讓水無痕,陸子凌同時側目不已,心神不自覺的放了一分在他身上。

  沒過多長時間,幾乎琴境中所有存留下來的修士,在這一刻,全部云集在了天池前,數量并不是太多,這些天過去,在這里的修士,加起來,亦不過才兩百來個,其余的,沒有意外,全部隕落在琴境當中。

  不過,修士雖然到的差不多,可聽著空氣中悠揚的琴音,清脆悅耳,自然平和。竟讓所有人都沒有那種想要動手的殺氣,似乎在琴音中,根本就想不起有這種要拼殺的念頭,只是靜靜的傾聽著天籟之音,禁不住的陶醉于其中。

  “叮咚!!”

  琴音到了這,啞然而止,本來自然平和的氣息隨著琴音的消散漸漸在空氣中消逝。

  “嗷!!”

  琴音一止,帝釋天略微恢復一些清明的目光,立即又開始漸漸的變的沉淪,慢慢的就要重新被那股無法抗拒的悲意所覆蓋【能的,他的內心中涌現出一種暴躁,涌現出一種仿佛要毀滅的恐懼,眼中看向天池深處,一股強烈的占有欲瘋狂的閃現出來。

  “找到它,找到琴音,找到琴音……”

  帝釋天眼中保持的最后一絲清明,本能的告訴他,一定要找到琴音,一定要找到剛剛的那種琴音,否則,就會有大握,自身就會毀滅,就會萬劫不復。

  這種恐懼。強烈的**,當即就令他猛然仰起頭顱,張口發出一聲巨吼,這吼聲中,并不是人類的長嘯,而是一聲悲涼的虎嘯。

  虎嘯咆哮而出,當場,一圈圈無形的波紋瞬間擴散開來,音波似潮水般向四周四散開來,以他為中心,空氣出現一絲絲扭曲的紋波。地面上,所有的草木土石,在瞬間彈起,并當即炸裂開來。就連腳下的大地都豁然抖動了一下一樣。

  霸道的虎嘯,更是在瞬間,傳到所有修士的耳朵里,所有修士,臉色紛紛突變,變的異常的蒼白,身體劇烈的顫抖起來,眼睛看向帝釋天,滿是駭然之色。

  “砰砰砰!!”

  這虎嘯,更多針對的卻是天池中那些妖魄,那些妖魄,只要實力在筑基一下的,全部爆體炸開,當場潰散掉,精魄沖進各自的樂器當中。幾乎瞬間,就令天池中的妖魄數量驟然減少了一小半。

  而后,帝釋天眼中浮現出一絲無比的執著,這絲執著,是身上那無盡的悲意都無法覆蓋住的,異常的瘋狂,身體如破弦而出的利箭一樣,往前竄出,踏在天池的池水中,池水承受住這一踏中蘊涵的恐怖量,頓時炸開,沖起一道七彩的水柱。

  一步步踏在水面上,讓池中爆發出陣陣恐怖的巨響,身邊,不知道何時,一柄柄漆黑的刀刃閃現出來,快速的圍繞著周身上下,以一種玄奧的軌跡,閃電般的飛舞著,看著‘妖霧刃’的數量。已然突破到了二十柄。飛舞起來,看起來,沒有任何規律,卻護衛住了全身上下。

  一時間,帝釋天身邊二十柄妖霧刃上下齊飛,周遍刀光閃爍,看起來,簡直跟是一個刺猬一樣。眼中閃爍出瘋狂的身上,身上冒出悲氣,那樣子,當真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毫不猶豫的沖向那無數妖魄。

  “擅闖天池者,死!!”

  妖魄中間,有三個氣息格外凝重的妖魄,樣子是一男二女,兩女,一者拿琴,一者拿琵琶,男子手中拿著的是一只紫色的大鼓。看他們手中的樂器散發出的氣息,一看就知道絕非凡品。品次更加的高。

  只是,神情一樣的冰冷,沒有任何表情,見到帝釋天兇猛的沖過來,三妖魄毫不客氣的喝道,射出的目光中,滿是殺意。

  “殺!殺!殺!!”

  天池中的妖魄亦在瞬間動彈起來,一道道殺意如利箭一樣落在帝釋天身上。手中紛紛發起攻擊,各種樂器同時響起,琵琶聲,琴音,簫聲,笛聲,各種樂器,只要能想的到的,在這一刻,都能聽的到,而且,這些聲音傳出,紛紛化為一道道或大或小的音刃。

  一起向帝釋天轟擊過來。

  那場景,可想而知,如此多妖魄一起凝聚出音刃來攻擊,加起來,足足有數千道,宛如天女散花,鋪天蓋地的轟擊下來。哪怕是橫在面前有座大山,只怕也會被這些犀利的音刃,瞬間切割成無數碎片。

  恐怖的殺意似乎要將空氣都給凝固住一樣。

  “琴音,琴音,我要找到琴音。”

  帝釋天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面對呼嘯而來的攻擊,竟絲毫不躲避,瘋狂的仰起頭顱,體內的妖元似潮水般向喉嚨中涌去。

  “嗷!!”

  驚天的虎嘯再次咆哮而出,虎嘯中蘊涵自身龐大的妖元,這一咆哮,比之先前的,更加的可怕,四周的池水好似被扔了無數捆炸藥一樣,轟然爆炸,無數水柱沖天而起,所有音波擴散開來,并在瞬間,束音成刃。

  一道道薄若蟬翼的音刃顯得漆黑,自形成后,馬上就向那鋪天蓋地轟擊過來的刀刃迎擊上去。

  “砰砰砰!!”

  “嗷!!”

  一聲虎嘯還沒落下,第二道接著響起,體內妖府中的煉妖鼎,在這一刻,仿佛是打了雞血針,以一種前所未有的速度,瘋狂的旋轉起來,將鼎的四周,帶出一條晶瑩的光帶,旋渦,旋渦呈現出來,恐怖的吞噬力散發出來,瘋狂的吸收起身體四周的一切量。再由煉妖鼎轉化,瞬間順著塑造而成的妖脈灌注到體內。

  生猛,彪悍,這些都已經無法形容出帝釋天此時的可怕。

  陷入瘋狂,陷入悲境當中的他,又塑造出了第一條妖脈,在這種無意識的情況下,生猛到了一塌糊涂,虎嘯一聲接一聲,無數音刃連綿不絕,向四周瘋狂席卷。

  與妖魄們發出的音刃轟擊在一起,幾乎只一瞬間,就仿佛是大海沖進了江河中一樣,一舉就壓的粉碎。無數音刃當場破滅掉,而且,由虎嘯所形成的音刃似潮水般壓向諸妖魄。

  空氣似乎在扭曲,水面不斷的炸裂,轟鳴聲不斷,可怕的景象,當真恐怖的可以讓任何一位結丹修士臉色變的慘白,心神顫抖,就算是元嬰修士,在這樣瘋狂的帝釋天面前,都要暫避鋒芒。

  這一刻,帝釋天…….所向披靡!
萬妖之祖最新章節http://www.njklfx.icu/wanyaozhizu/,歡迎收藏
手機看萬妖之祖http://m.ssiaec.com/wanyaozhizu/萬妖之祖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萬妖之祖》版權歸原作者孤獨漂流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網游之大禁咒師透視之眼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漁色大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

平行進口車報價 | 非常美文網 | 白石頭博客 | 宋莊網 | 夢境網 | 襄陽網 | SZ中文網 | 27鎶 | 27鎶 | 27鎶 | 27鎶

尚書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时时彩技巧之稳赚不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