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狀元|第二四七二章 放權

推薦閱讀:一劍斬破九重天進化之眼超凡黎明第一序列滄元圖校花的貼身高手太古龍象訣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明朝敗家子神魂至尊
  沈溪一行即將抵達南京。

  而沈溪的上奏,原封不動送到京城正德皇帝朱厚照手上,朱厚照對于沈溪行軍的進度還是非常滿意的。

  不過沈溪提出的有關北方軍士對南方環境不適應的問題,讓朱厚照陷入為難。

  為此朱厚照還煞有介事地思考半天,但最終也沒拿出個切實可行的解決辦法。

  此時小擰子和張苑都在御案旁,但在皇帝沒有發表意見之前,他們不敢隨便開口。

  朱厚照道:“張公公,為何內閣對此沒提出任何看法?票擬呢?”

  張苑趕緊解釋:“陛下,老奴拿到的是通政司衙門的摹本,沒有內閣的票擬啊……因為非緊急軍情,所以奏疏是直接送呈通政司走流程,結果到了內閣就石沉大海。老奴得知消息后趕緊去通政司拿摹本,然后問過相關官員,都說是閣部那邊未定票擬。”

  朱厚照很不耐煩:“朕的將士在中原平叛戰事中表現優異,到了江南卻不習水性,連坐船都要暈船,這種情況可說非常嚴重,甚至關乎平倭之戰勝敗,內閣不給票擬,莫非是想讓朕自行解決?”

  因為朱厚照自己也沒什么好主意,便遷怒內閣那幾位大學士。

  這恰恰是張苑希望看到的一幕,心里偷著樂:“我就說嘛,謝于喬不務正業,但凡遇到我那大侄子的奏本,就喜歡來不聞不問那一套,這下吃虧了吧?”

  張苑道:“陛下,或許是內閣幾位大人覺得,有些事由陛下欽定更為妥當呢?畢竟這件事干系太大了。”

  朱厚照看著張苑:“那你有什么想法?”

  張苑神色間有些遲疑,卻很快便拿出忠心耿耿的態度,出謀劃策:“沈大人的意思,北方將士不適應南方氣候和環境,可能會對接下來的戰事有影響,卻沒說解決辦法,或許他那邊已有對策,暫時沒有完備罷了……”

  “放屁!”

  朱厚照破口大罵,“沈尚書有對策會不跟朕說?你有沒有腦子?”

  張苑被罵,顯得很不甘心,因為他的話沒有說完,趕緊補充:“其實陛下,有可能是沈尚書覺得,要征調江南人馬會有不便之處,畢竟他是京師的兵部尚書,要征調江南兵馬……涉及到的事情太多,所以才……”

  朱厚照被提醒,稍微琢磨了一下,不由皺眉:“沈尚書奏章里有這層意思嗎?”

  說話之間,朱厚照又將手上的奏本詳細打量一番,只字沒找到沈溪有關要征調江南人馬出戰的請求。

  張苑道:“陛下,其實您想啊,沈大人覺得北方將士不適應南方的氣候和環境,不適合進行海戰,如此一來平倭寇就成了一句空話,自然會想方設法從當地征調人馬,這不是明擺著的事情嗎?但他也知道這件事不好解決……您看這不是嗎,內閣幾位大學士都沒出票擬,他們能不明白沈大人的意思?他們不主動提出來,那就是不同意,而這也正是沈大人最擔心的地方。”

  “哦?”

  朱厚照聽得一知半解,卻煞有介事地點頭,“你說的好像有那么幾分道理。”

  張苑終于松了口氣,拿出自己的那點小聰明再接再厲:“為今之計,是陛下趕緊給沈大人權限,讓他可以隨意征調江南兵馬,一切行軍作戰的權力都交到沈大人手上,如此江南一群元老和勛貴就不敢亂來,所有的事都會按照沈大人預想發展,平倭戰爭的勝利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張在侃侃而談,讓一邊的小擰子非常詫異。

  小擰子心道:“張苑這么好心,會替沈大人說話?還是說他別有用心?怕是這其中有什么陰謀詭計吧?”

  朱厚照對張苑的分析和提議十分感興趣,當即道:“聽你這一說,朕倒是回味過來了,確實應該將江南權力通通交到沈尚書手里,統一調配,畢竟平海疆是朝廷當務之急,別的事情都可以暫時放到一邊。”

  張苑笑道:“陛下英明。”

  “嗯。”

  朱厚照欣然點頭,接受了張苑對自己的恭維,又道,“那這件事就這么定了,你馬上草擬詔書,讓張永協同沈尚書接收江南權力,讓沈尚書在適當的情況下,于江南當地征調人馬,江南要保證沈尚書在平倭戰爭中可以征調足夠的人力、物力,誰阻撓的話,嚴懲不貸!”

  “老奴遵旨。”

  張苑做出俯首領命狀。

  朱厚照再問:“之前朕一直沒過問,張永到南京了嗎?”

  張苑顯得有幾分遲疑:“陛下,張公公出京不過旬月,就算緊趕慢趕怕也到不了江南,可能還需要時日。”

  朱厚照有些不滿意了:“怎么這么慢啊!沈尚書的人馬都快要到了,他人還沒影,怎么辦事的?之前魏國公有上奏……他是怎么說來著?”

  張苑道:“魏國公的意思,是一切都聽從朝廷調遣,他那里并無意見。”

  “南京那幫人都這么廢物嗎?”

  朱厚照毫不客氣地罵了起來,“辦事的時候見不到他們,爭權奪位時卻紅了眼……哼,馬上傳旨南京,便說現在是戰時,一切軍政事務均交給朝廷委任的欽差——兵部沈尚書處置,沈尚書乃是國舅,還是吏部尚書和沈國公,代天巡狩,他們解決不了的麻煩,交給沈尚書處置便可。”

  “老奴遵旨。”

  張苑馬上又行禮。

  朱厚照這下終于滿意了,站起來放下一句話,便揚長而去。

  “有事的話第一時間跟朕說,趕緊去辦事。小擰子,去宮市知會一下,朕晚上要過去走一走……”

  ……

  ……

  張苑領皇命后回到司禮監,兀自有幾分得意。

  魏彬早在司禮監掌印房內等候,見到張苑到來,趕緊出迎。進到房間后,張苑來到自己的桌案后坐下,然后一擺手示意魏彬坐到對面。

  “這么客氣作何?不會是想來問有關把你調到御馬監的事吧?咱家記著,你需要這么著急嗎?”

  張苑對魏彬的到來有些不耐煩,卻也沒發作,畢竟魏彬賄賂過他,而他還沒給魏彬辦成事,心里有所虧欠。

  魏彬道:“張公公誤會了,其實在下是來問有關江南之事。”

  張苑皺眉:“你都不去了,江南的事跟你何干?”

  魏彬試探地道:“在下收到風聲,說是沈國公即將抵達南京,江南權貴基本派人去跟他表達忠誠,沈國公到金陵后,怕是所有事情都會歸他掌控……”

  張苑板起臉來:“都說了跟你沒關系,你琢磨怎么當好京城這邊的差事便可!”

  魏彬顯得很著急:“但現在張永去江南,便顯得沒有意義了啊。陛下不是說需要張永去南京協助沈國公做事嗎?現在去了也無用,為何……不更換人選?或者張公公您應該跟陛下提一下……”

  經魏彬這一說,張苑才知道魏彬對出任南京守備太監沒有死心,還想通過他這里繼續活動鉆營。

  張苑道:“陛下已定下的事情,人也上路了,馬上就會抵達南京,你居然讓咱家提請陛下收回成命?這是做奴才的應該說的話?”

  “魏公公,咱家知道你對失去當南京守備太監的資格不甘心,但要弄清楚一件事,并非是咱家不幫你,而是陛下欽定,至于張永幾時會撤換,一切要看陛下的意思,不是咱做奴才能管的。”

  魏彬苦著臉道:“張公公,這不是……咱家不知該如何是好……病急亂投醫了嗎?”

  張苑冷聲道:“這么說吧,沈國公到南京城,不過是過境,要平沿海倭寇不僅需要南京守備管轄的兵馬,浙江和閩粵之地衛所也要出兵協同,沈國公到底不是南京的官,不會留在那兒太久。”

  “至于張永,被陛下打發離京是好事,若他回來,對你我威脅更大,你現在留在京城當御馬監太監,這才是當前最好的選擇!”

  魏彬低著頭,心里很不情愿,卻無可奈何。

  張苑道:“這次咱家就是要靠沈國公的力量,將張永跟小擰子在江南的勢力一并瓦解,到那時再安排你到南京上任,這差事,咱家便當是給你留著了。”

  ……

  ……

  小擰子發現張苑舉動不同尋常后,趁著安排宮市事務時,出宮一趟,在自己的府宅見到幕僚臧賢。

  此時小擰子有意避開見麗妃,本來有困難時他首先想到的便是麗妃,畢竟在他眼里,麗妃的智計和謀略僅次于沈溪。

  但無奈此時麗妃被皇帝冷落,對宮里宮外的情況幾乎是一無所知,完全是個睜眼瞎,對于皇帝的影響已經是微乎其微,故此他只能靠自身力量來解決問題。

  臧賢聽了小擰子的話,沉思半晌后說道:“張公公怕是有意針對擰公公您跟張永張公公……”

  “此話怎講?”

  小擰子臉上帶著不解之色。

  臧賢道:“之前有傳聞,說張公公是因沈尚書提攜才會從皇陵回來,這次交鋒,陛下意外將張永張公公調往南京,意味著張苑在京師權力爭奪上占據上風,不過在南京權力之爭上他卻全面落于下風,所以才會劍走偏鋒,充分給予沈尚書權力,如此一來……張永張公公去江南后,不就被架空了么?”

  小擰子皺眉:“確實是這么回事……哎呀,這招倒是挺陰損的,難道張苑背后跟沈大人有什么勾連?”

  臧賢對此卻抱著懷疑的態度:“沈尚書何等人物,豈能跟張苑提前商定什么?不過是達成某種默契吧……現在沈尚書所帶兵馬出現不適應江南氣候和環境的情況,沈尚書當然會想征調江南地方兵馬,張苑此舉,正好切中沈尚書下懷……就算是投桃報李,沈尚書也會在暗中幫助張苑。”

  小擰子一拍大腿,著急地道:“壞了,壞了,咱家就說這老東西不懷好意,你趕緊想個對策出來。”

  臧賢為難道:“這是陛下御旨,小人沒什么好辦法,眼下當務之急是盡快通知張永張公公,讓他見機行事。”

  “你趕緊去辦。”

  小擰子一擺手,抬頭看到時間不早,趕緊起身,嘴里依然在吩咐,“咱家這就回宮辦差,你無論如何也要想辦法幫咱家將這難題給解決了!”

  ……

  ……

  就算臧賢看清楚張苑的用意,也沒辦法,畢竟張苑借的是皇帝的勢,權力高層間的博弈,他根本沒資格過問。

  如此一來,他只能想辦法寫信給張永,把這層意思告知,讓張永想辦法跟沈溪取得聯系,因為沈溪的態度才是為今有關江南權力之爭的關鍵。

  此時南直隸,沈溪一行乘船距離南京城只剩下一天路程,當晚在岸邊駐扎,次日中午便會抵達南京城。

  駐兵后,沈溪做了簡單安排,他統領的人馬不會進城,但他卻必須進南京做一下交待,尤其涉及權力交接的問題,他是以兵部尚書的身份到江南,但要征調人馬卻必須要經過南京兵部和地方守備太監、勛貴衙門,再者一些禮數上的相見和會晤也是有必要的。

  他要先搞清楚自己要去見誰,并且要先活動哪些環節。

  而之前已去過南京,并且已調查過相關情況的云柳此時正站在沈溪跟前。

  云柳將南京城內有關權力之爭跟沈溪說明。

  “……守備張公公尚未抵達南京,不過應在未來幾日抵達,至于南直隸周邊人馬調配,暫且為南京兵部掌控,不過如今南京兵部尚書出缺,陛下未安排人接替,魏國公則在找人活動,試圖讓南京兵部侍郎王倬晉為兵部尚書……”

  “王侍郎官聲很好,劉瑾權勢熏天時也未選擇投靠,不過私下卻跟魏國公有深交。以王侍郎的資歷和好名聲,極有可能得到謝閣老支持,他繼任的可能性很高,不過現在朝廷仍未有任何任命文書下達……”

  云柳的情報全面而具體,甚至連來日迎接沈溪的隊伍名單都有,魏國公徐俌和南京兵部侍郎王倬都在迎接隊伍中。

  沈溪道:“現在南京權貴頻繁對我示好,來信多達數十封,更有直接前來送禮表示投靠之人,京城那邊卻一片平靜,好像根本就沒這回事,連張永這幾天也沒了消息。怎么著,江南權力歸屬要讓南京這邊自行決定不成?”

  云柳帶著不解問道:“大人的意思是……”

  “這件事的關鍵并不在南京這幾位身上,而在朝中幾個掌控者手中,謝閣老、張苑、張永和小擰子等人都在其間,而最終的決定權則在陛下手里……道理誰都明白,所以現在南京的一切動向,都不過是幌子。”沈溪道。

  云柳好像明白什么,但她沒有說出來。

  沈溪道:“明天進城時,你隨我一起,不過要安排人等提前做好安保工作,就怕有人暗中對我下狠手……江南不比京城,這里不是我們的地頭,我的到來等于是打破了一潭死水,有的人想巴結我,有的人想利用我,更多的人則是想將我除之而后快……”

  “倭寇猖獗,難道南京城這幫人就沒有任何責任?誰最想讓我死,他們就會選擇跟誰合作,此番涉及利益之爭,再強的強龍,也無法做到在跟地頭蛇火拼后全身而退。”
寒門狀元最新章節http://www.njklfx.icu/hanmenzhuangyuan/,歡迎收藏
手機看寒門狀元http://m.ssiaec.com/hanmenzhuangyuan/寒門狀元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寒門狀元》版權歸原作者天子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網游之大禁咒師透視之眼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漁色大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

平行進口車報價 | 非常美文網 | 白石頭博客 | 宋莊網 | 夢境網 | 襄陽網 | SZ中文網 | 27鎶 | 27鎶 | 27鎶 | 27鎶

尚書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时时彩技巧之稳赚不赔